抖音牵手搜狐,给二创版权合作开了个好头

时间:2022-03-18作者:woniu分类:抖音趣闻浏览:40评论:0

撰文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赵雨潼

编辑 | 董雨晴

在影视作品二次创作方面,长短视频平台终于迎来了“向前一步”。

3月17日,抖音率先宣布与搜狐达成合作。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获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未来,抖音平台用户可对这些作品进行二次创作。

这也是长短视频平台首次就影视作品二次创作达成“共识”。过去一年中,两者一度摩擦不断,而平台之间的唇枪舌剑也直接影响到了用户的体验——收藏夹里的安利剪辑一夜消失,苦心制作的花絮合集突然下架,用户叫苦不迭。

显然,冲突并不能解决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摒弃对抗思维、寻求友好合作,才能够给用户提供更为完善的服务。某种程度上说,抖音牵手搜狐,为“破冰”开了个好头。

抖音牵手搜狐,给二创版权合作开了个好头  第1张

“破冰”首次牵手

《财经天下》周刊获悉,抖音已获得搜狐视频全部自制影视作品和综艺节目的二次创作相关授权,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他在逆光中告白》等,抖音平台用户可对其进行剪辑、编排或改编,时长限定在5分钟之内。

这是长短视频平台在二次创作内容版权合作的首次尝试,在外界看来,或将开创影视行业长短视频合作的全新模式——走向规范,合作共赢。

要迈出第一步并不容易。近年来,长短视频平台的关系始终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之下,积蓄已久的情绪在2021年全面爆发。

2021年4月,有视频平台及影视公司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与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但另一方面,据相关从业人士透露,短视频平台实际上曾屡次表达希望建立合作关系,但一直未能获得长视频平台的回应,甚至有些长视频平台拒绝了合作。这为二者建立合作关系制造了阻碍。

当下混乱的状态,也为一些创作者带去困扰。曾有B站影视吐槽向UP主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站在剧方和平台方的角度,自己完全可以理解他们提出的诉求,但按照当前的公开信息,二次创作被指为“侵权行为”,却未能够获得更为详细的界定。例如,混剪、吐槽、解说类视频使用原片视频、音频不得超过怎样的时长范围?因此创作者很难明确知晓维权的界限究竟在哪里。

从业者也在寻找解决方案。2022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刘家成提交了《关于加大短视频侵权惩治力度和创新授权机制的提案》。他建议在“先授权后使用”的基本原则下建立短视频二次创作的授权机制——这样不仅可以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也能让短视频生产者灵活使用内容。

“二创”延展价值

的确,不少用户正是在二次创作内容的带动下,成为了某一部作品的忠实观众,并在一次又一次的“考古”中对其进行解读,用一位用户的话说即“常看常新”。

长视频平台当然也认识到了二次创作的价值。尤其是在影视宣发推广上有着显著作用。此前,已有多部作品借助短视频营销出圈,诸如《以家人之名》、《小欢喜》、《亲爱的,热爱的》等作品,均先是在抖音掀起热议,而后实现了从短视频向长视频的成功导流。

有影视解说向创作者认为,解说和剪辑是对影视作品的合理二次创作,不等同于直接搬运原片,它们代表了用户针对作品发出的不同声音。“只不过是以视频剪辑的方式讲述,可能是认可,也可能是批评,有关注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事实上,不只是二次创作,短视频平台日益成为长视频内容营销推广的重要渠道之一,且效果显著。在一些热门影视剧、综艺的宣传期,作品弹幕中经常出现“抖音观光团”、“从抖音进来的”等字眼。更有用户感慨,自己从未点进任何一集正片内容,却在一条条视频解说中,爱上了一部剧。“感觉好看就去对应的视频平台看正片,如果连这么短的片段都看不下去,就当作是避雷了,何况只有几分钟,也不浪费时间。”一位由此入坑电视剧《以家人之名》的用户对《财经天下》周刊说道。

抖音也在合作声明中提到,未来双方将在新剧宣传推广上,继续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我们希望搜狐授权的版权作品,能为创作者提供更多创作灵感与便利,也希望借助创作者的力量,把搜狐的经典作品推荐给更多人。”

这无疑是二次创作的价值所在。搜狐视频曾凭借美剧坐拥大批流量,但随后因种种原因渐渐落寞。2018年起,搜狐不再痴迷于“大投入”,转向“小而美”内容的布局。其CEO张朝阳认为,大投入不见得有高回报,小而美也很可能产生爆款。由此看来,本次合作之于搜狐,不失为一次水到渠成的牵手,也是将现有版权价值最大化的可行路径。

抖音牵手搜狐,给二创版权合作开了个好头  第2张

合作才能共赢

在长短视频平台剑拔弩张的日子里,一边尽量谨慎地使用素材、一边为随时被下架做好准备似乎成为了很多创作者的常态。

毕竟,侵权控诉先例在前。早在2018年,爱奇艺就曾起诉B站,称后者未经授权擅自播放其自制综艺《中国有嘻哈》片段,获赔53500元。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分析,影视内容二次创作存在被认定为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可能,当下法律上对于使用时长尚无明确限定,主要考虑因素则在于是否借此获利。

基于此,对创作者而言,获得授权就如同手握一道通行证,他们被允许在合理的范围内,将素材重新排列组合,在融入自身对故事的想象和诠释后,创造并呈现出另一个崭新的作品,从而赋予原内容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抖音在合作声明中透露,正在推动和更多版权方,尤其是拥有众多独家版权资源的长视频平台达成合作,为创作者和行业提供更好的版权解决方案。《财经天下》周刊就此向优酷、爱奇艺、腾讯及芒果TV方面询问具体进展,截至发稿,未收到明确回复。

和传统的影视内容制作相比,影视作品二次创作还是新鲜事物,既缺乏明确细致的监管规定,也尚未形成全面完善的平台处理机制。但已知的是,保护内容版权才能持续鼓励创新,建立短视频的二次创作授权机制至关重要。

2022年2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印发《“十四五”中国电视剧发展规划》,对此做出明确规定,称应当强化电视剧领域知识产权全链条保护,增强全行业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

从长视频平台到短视频平台、无论是创作者、版权方还是用户都需要意识到,流量利益的实现务必以合规为前提。显然,为平衡各方权益、保障用户体验,短视频二次创作授权机制的建立是一条必经之路,唯有合作才能共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